返回
/ 新闻资讯 /
丰年资本常彬:产业投资需要坚定的信仰和扎实的体系

时间:2018-04-28 作者:常彬 秦笙

4月25日,丰年资本合伙人常彬受邀出席了投中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并在会上发表了“资本助力军民融合”主题演讲。常彬先生的主要观点有:


5abe03c990027.png 只有真正做了产业投资,才会清醒地认识到,对于一个产业的笃定、激情和信仰是我们的基石; 


5abe03c990027.png 过去几年,丰年资本打造了适配产业发展所需要的资金结构,构建了军民融合生态体系,也在构建军民融合企业的最佳管理实践;


5abe03c990027.png 我们一直以来秉承的准则是,认知产业,与产业相伴,以时间为朋友,坚定内心的笃定,砥砺前行。


丰年资本秦笙受邀主持了“如何推进民参军”圆桌论坛。秦笙先生表示,从实践中我们感悟到,民参军的重点在于寻找增量市场,寻找差异化的竞争和优势。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民参军企业,即使有阻力也会脱颖而出。


我们整理了常彬和秦笙先生的精彩发言,以下,enjoy :)

 

5abe0a7dd6386.png


丰年资本合伙人常彬:

资本助力军民融合


大家好!每年这个时候都挺有意思的,因为上半场会有一个热点,但下半场又会转到传统体制里来。今天我讲话的主题是资本助力军民融合,以这个主题可以概括出很多结论,比如资本助力集成电路产业,助力高端制造、区块链等等。但资本都是助力吗?会不会是掣肘呢?对我们长期从事军工产业的人而言,对我们一直专注于中国军工产业的资本而言,这是一个很火的问题。


从早期丰年成立到现在,这个问题一直在我们的脑海里。换句话说,我们是不是在助力这个产业,自己心里要有根弦。这是我们作为投资人的良心本质。



从2011年到现在,丰年资本的核心合伙人做军工投资也一直不断地在进行反思和精进。我们觉得自己做对了几件事情。首先就是对军民融合浪潮的笃定。为什么这么讲?只有真正做了产业投资,才会清醒地认识到,对于一个产业的笃定、激情和信仰是我们的基石。丰年资本最早介入这一领域,我们对国内的投资人、管理人,以及被投企业进行梳理,那时整个军民融合产业是空白的,很少有人知道军品能以投资的方式介入,很少有人知道军品可以上市我们一直在激发行业的激情。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丰年取得了成绩,也获得了同行和被投企业的认可。这几年不断加持的荣耀,也让我们慢慢觉得这一产业值得我们奋斗终身。很有幸,在时代的浪潮下,我们牵引了这一行业,也给自己寻找了在投资产业里面值得扎根的二十年、三十年的纵深行业。


在过去的几年,中国的军民融合产业经过了一个政策调整,就是大家熟悉的军改,这个改革从短期来说,影响了一批企业的经营业绩。长期而言,这是为整个军民融合和国防体制打造扎实的产业和基础。这是整个二十年的政策导向。在军改的过程中,我们不断扪心自问,当行业低潮时期,我们还能否保持坚定的那颗心?其实很难。有很多投资人找到我们,他们会问军品为什么这么小,投资为什么这么难看懂,这么难做投后管理。我想问大家,如果摆在大家面前的是这样的投资人,如何做所谓的资本助力的融合呢?这么多年的投资浪潮中我们发现,找到合格的投资人在军民融合浪潮中都非常困难。


丰年这几年在不断地锤炼自己的基金和项目,包括我们的投资人、管理人和被投企业,我们都进行了教育。这当中不断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丰年的投资人体系。很有幸,经过我们的时间验证,我认为中国的军民融合产业至少需要5年才能完成第一个节点的验证,需要10年完成一个大闭环,这是我们对军民融合产业的定义,也是未来20年长期发展的基础。


因此,这还是回应了我那句话,事实证明,投资一个产业,对其坚定不移的信仰和笃定是何其重要。


除了坚定不移的信心,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丰年还做对了几件事情。我们打造了适配产业发展所需要的资金结构,包括出资人结构、基金周期还有资金总量,这是丰年过去几年积累下来的宝贵财富。投好一个传统产业需要耐心。在传统产业,可能大家的第一个闭环还未走完,因此我们需要在出资人结构上做好准备。台下的战总是丰年资本机构融资的负责人。过去我们做了很多艰难选择,最难的选择是拒绝。有怀揣大把美金的境外投资人,有怀揣大把政策性资金的产业投资人,还有很多境外身份的华侨,基本上都是百亿规模想投入到丰年体系里面来。我们还看到了很多产业方,包括不太适合产业发展需要的基金想进来,我们都很难选择。人民币基金募资难,军工更难,适配的基金结构非常重要,这就是军工产业的现状。过去两年只是短暂的军改,很多同行想寻求三板或者是短期的利差,寻求不到,然后找到我们。那么这样的投资人和机构,如何用资本助力产业发展呢?


还有就是我们构建了自己的生态体系。我们一直有个梦想,如果有完整的生态体系,每当一个被投企业加入丰年以后,我们都可以快速接触到客户体系。就像一个互联网企业可以快速接入BAT,而军工企业接触到自己的生态体系何其难。但是从丰年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打造了这个体系。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这已经成为了我们同行难以逾越的壁垒。丰年资本已投的三十多家企业,在各个武器装备以及各个序列上,从各机关到各大工业部门,都打造了丰年的体系,构建了完整的闭环。


随着更多的企业涌向丰年,随着配套单位产生协同,我们的生态体系完成了第一个大闭环,约等于互联网的生态体系,这个生态体系从过去到现在都发挥重大的作用。2015年我们投过一个专门做发射器的企业,当时投的时候约等于亏损状态,2016年有1600万的利润。经过两年的调整,现在在一院15所等所有做发射器的企业都完成了配套,2017年大概有5000万的利润,到现在储备了9亿的订单,这都是靠我们的生态体系完成闭环。在座也有很多投资人,但真正具备生态体系,能为被投企业起到牵引作用的很少,但是很有幸,我们找到了例子。


我们投了一个芯片企业,投的时候军品只有20%,主要做电子雷达和电子对抗。最初就是给几个边缘供应商做配套,但是现在经过梳理,这家企业已经是13所、10所、618等单位的供应商。到今天为止,去年一年军品收入翻了4倍,这就是我们的生态体系起的作用。从表征看,丰年的生态体系为企业提供了增长的空间和通道。但实质上是什么?是非常有利于加快国家和军民融合资源配置的有效工具。


从2016年开始,在丰年的平台基础上,我们也并购了几个企业,因为原股东年岁大了选择退出。那个时候我们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没想到做资本的开始自己拉车。经过这个过程我们发现了几个特点,也开始反哺到对中国军工产业的管理中来。我们发现,军品的企业家,相对于国民经济的企业家而言,都在水平线下。同时民营的军工企业相对于国有的军工企业,也都处于劣势,包括人员、资源等。但是民营企业具备效益和机制上的优势,如何充分发挥他的优势和抑制住自己的缺陷,这是在军工企业管理中我们摸索到的实践。这当中贯穿项目管理、资质管理、质量体系管理和客户综合体系的梳理等一系列的链条。到今天,丰年除了具备自己做投资的属性,还具备了做产业的属性。


当然也有所不为。就像最早提到的,在丰年管理的基金里面,很少见到短周期的投资基金,这是我们给自己在产业基金做的适配。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企业和上市公司找到我们,说能否为我们输送两个标的。可以,但如果只是希望以这种方式给自己贴一个军工的标签,那就可以绕行。短期的基金和一蹴而就的方式融入军民融合都是不现实的,像产业园这样的合作也不符合我们基金的定位。因此,所谓的军民融合还是大家各取所需。


送一句话给大家,作为丰年,作为合伙人我一直在产业管理和项目管理过程中秉承的一个道德准则:认知产业、与产业相伴、以时间为朋友,坚定内心的笃定,砥砺前行。谢谢大家!


5ac19c1d8c539.png


丰年资本秦笙:

如何推进民参军?


从丰年的实践来讲,我们有一个感悟,就是做增量市场的这类民参军的企业,他们的经营情况普遍好于做存量市场的。什么叫增量市场?我们认为,有差异化的竞争地位和优势的行业就是增量市场。做增量市场所受到的阻力,或者说受到的国防支持力度,相对都会好于做存量的企业。丰年也投了很多这种项目,比如我们投了做军工第三方检测的企业,他的业务是围绕军工院所做检测服务。第一,它跟原来的军工院所,传统的国家队不构成竞争关系。另外从军方来讲,引入第三方检测是势在必行的方式,我们会发现这家做增量市场的企业经营情况很好。



我们丰年资本曾经总结过,企业希望投资机构做哪些事情。按照排序,第一是人才,第二是市场,第三是技术或产品的拓展,第四是财务包括其他的综合管理方面的革新,所以这四点是我们投资机构应该重点关注、帮助企业去做的领域。这四点对投资机构的挑战也非常大,这关系到投资机构定位的问题。为什么丰年资本在业内专注于做军工产业?因为军工产业的门槛比较高,像渠道关系等等都存在较大的信息不对称。如果我们想帮助到企业,一定是投资机构自身在军工领域要有丰富的积淀,另外我们投的项目包括接触的项目,从民营企业到国企以及上层的监管机构都是军工相关的。


还有从人才的角度来讲,我们的核心骨干绝大部分是从投资军工的一线投资机构里面出来的,包括从体系内以及监管单位里面招聘过来的核心骨干,这些人都能够帮助我们更快对接行业,跨过行业壁垒的桥梁。其实对于投资机构和企业是一样的,无论是技术、管理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人的问题。


要想解决企业在民参军当中遇到的问题,作为资本和投资机构来讲我们首先要积极拥抱行业。如果我们已经在军工行业建立了更高的专业优势、信息优势和资源优势,那么我们一定能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帮助企业解决问题渡过难关。总之,虽然民参军仍然存在一定阻力,但是并不影响民参军企业和军民融合的蓬勃发展。真正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民参军企业,即使有阻力也仍然会脱颖而出。 

返回首页